新基建万亿风口引多路资金竞逐

支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利好政策接踵而至。目前,已有20多个省份公布规模达数万亿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计划。为充分发挥“新基建”的乘数效应,除了通过发行专项债、扩大信贷资金支持等政策不断加强对“新基建”的资金支持外,民间投资力量也围绕人工智能、大数据中心等多个重点领域加快集结脚步。今年以来,作为稳增长、培育新动能的重要力量,“新基建”备受关注,中央层面多次作出部署。要启动一批重大项目,加快传统基础设施和5G、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。当前鼓励“新基建”投资有双重意义。首先,在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,基建投资发力将为提振短期经济增长动能、稳就业创造有利环境。其次,“新基建”的七大主要领域均符合我国经济长期转型升级方向,存在补短板需求。政策支持下,多地下调项目资本金比例以扩大信贷对“新基建”的支持力度。截至目前,工行、建行、中信银行等银行均表示将加大“新基建”领域信贷投放,部分银行出台了对接“新基建”项目的专项贷款计划。在一些领域,社会资金积极入局。例如,在网络建设方面,一直由基础电信企业投资,财政资金仅在普遍服务方面给予少量补贴。2020年,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预计在5G领域投资2000亿元。在云计算方面,阿里巴巴、腾讯、三大电信运营商打造公有云。更多促进多元资金进入“新基建”的举措有望加速出台。当前,上海等地金融监管部门及金融机构,已在部署重点领域重点项目与金融服务对接,包括酝酿提升“新基建”重大项目和投资主体通过企业债券融资便利性,以及提高相关中长期信贷不良率容忍度等。业内人士预计,未来或有更多地区和机构跟进出台相关政策。统“铁公基”建设由于投资规模巨大、资金回收周期长、公益性较为突出,主要以国家预算资金或国有部门投资为主。与传统基建相比,“新基建”需要更加多元化的融资方式,进一步引导社会资本共同参与。政府部门应在遵循市场化原则的基础上,发挥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引导作用,通过放宽企业准入,成立产业引导基金、担保基金等方式不断吸引社会资本参与“新基建”项目建设。总体上看,未来政策正朝着引导资本市场金融创新向支持“新基建”等方向倾斜,以拓宽资金来源。他指出,对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等公共产品属性很强的项目,可加大财政投资力度,或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(PPP)模式引入社会资金。对5G等其他主要以企业为投资主体的领域,除银行信贷外,要鼓励资本市场长期资金投入,如可为引入信托、保险等长期资金量身打造金融产品,推动“新基建”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等。此外,业内人士建议,对于“新基建”的金融支持方式要与项目风险特征相匹配。传统的财政、信贷等资金来源风险偏好较低,可重点投向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、特高压、5G等技术路线比较成熟的项目,在其他高风险领域,投资决策要更多地交给市场和企业家,鼓励资本市场中的股权投资、风险投资介入,鼓励风险与收益相匹配的金融产品创新。